南京金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245|回复: 0
收起左侧

28岁海员癌症去世前,在船上与父亲的微信聊天记录首次曝光。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416 天
连续签到:1 天

584

主题

654

帖子

983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832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21-9-6 23: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关于我为什么想成为海员,已经不重要了。
为了拿到海历证明,要在船上实习半年,船上微薄到收入,单一的生活,繁重的工作,以及频繁的胃疼,折磨着我,让28岁、出自内陆农村的我始料不及。
2017年1月,我经过严格的体检测试,与北京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1]签订劳务派遣协议,被派往船东大连海兴航运公司的船舶(兴禧海轮)上工作。


每一个男人内心都有一个“海贼”梦,假如我没有频繁的胃疼,也许对辽阔大海的爱会一直延续。
在船上几个月之后,我开始间歇性胃疼,有时疼的死去活来,渐渐没有心情体会身为一名海员的乐趣,也拖累到工作。
从6月初,船停靠美国港内码头,我和我的家人向鑫裕盛公司和船长申请下船就医,他们认为我病情无大碍,吃点药就能好转,拒绝了我下船看病的请求。美国东部时间6月19日
我们的船在美国东南部的城市巴吞鲁日[2]停靠。
最近给爸爸的微信都围绕我的胃疼。
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我说可能胃着凉了,让爸爸不要跟妈妈讲我胃疼的事。我跟爸爸说,这条船挣不到钱还耽误时间,必须尽快回国。下条船干OS[3]才能挣到钱,这条船上没有OS,只有卡带[4]。
我总想帮家里挣钱,但我是卡带,在船上工资很低。
爸爸鼓励我坚持到整条航线结束,担心我在船上呆的时间短,还不够时间换水手证,下了船换不到,想再上船就没机会了。
但是我胃已经很疼了,整个人的健康状态很糟,我真的很需要检查、调养。可爸爸说的也对,虽然这艘船上挣不到钱,但是能拿到海历证明,挣不挣钱不在今年。
船长认为我的胃疼并不严重,不让我提前休假。我只好让爸爸联系公司和船长,告诉他们我胃病,让他们尽快安排我休假。










美国东部时间6月20日
我恐怕是得阑尾炎了,我跟爸爸说。如果是的话,放大洋上去哪儿看啊?
爸爸跟鑫裕盛公司的一位姓杨的、和姓邹的,也在不断交涉。姓邹的说,让我跟船长说一下,先就近检查一下,确诊是不是阑尾炎。
但我没美签,在美国没有签证看病很麻烦,要花很多钱,中国船东都很抠门,不会给我出这个钱,看看下个港口和航次方不方便。
爸爸说,杨胜刚在跟船长联络,船长说:不像是阑尾炎,疼的部位不在阑尾。船上信号经常不好,我能联系的人没几个。在这段时间里,我还要值夜班。


6月22日
我跟爸爸说,不能多呆一天……其实是我身体吃不消了……
如果跟完整条航线,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国。
爸爸说,鑫裕盛的杜主管说我每月的收入是200美元,合同是9个月。
















6月24日
我的胃越来越不好了,在船上吃药都不管用。
爸爸跟杜主管联络,杜主管说,让我继续跟船长申请休假,就说吃药无效,必须回家看病。
杜主管说,只有船长申报批准了,才能回家看病。
爸爸还告诉我,把手搓热,揉肚脐周围。




我在哥国度过了人生的最后几天。
出现在我人生最后几天的人是爸爸、船长、谢老轨、华人伍医生、杜主管,中国驻哥大使馆的人则没有出现。
与爸爸的微信聊天,从我踏上这条航线就一直没断。
我跟爸爸聊什么时候可以换水手证,抱怨工资太低,让他跟公司说我胃疼,让他们批准我回家休养,但说病情时,都是有所保留。刚开始疼的时候其实已经很疼了,但我只跟他说,可能是胃着凉了。后来说,可能是阑尾炎。
北京时间7月6日 上午12点
哥斯达黎加时间7月5日 晚上10点
我白天在哥国的一家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我不是简单的胃病,是肝部有问题,让我明天去更大的医院,做更全面的检查。说我已经不能适应船上的工作,建议回国看病。
船长也给我打电话,说已经派人收拾了我的行李,不用我回船了。
我蹭别人的网,跟爸爸说了检查的情况。然后趁疼的不厉害,睡觉。




北京时间7月6日 晚上11点半
哥斯达黎加时间7月6日上午9点半
我疼的一宿没睡,连止疼药也没有了。
船东已经不给我买单了,船长一直在公司交涉。
我跟爸爸说,让他尽快催鑫裕盛公司和船东、保险公司。




北京时间7月7日深夜
海兴航运公司的杨胜刚总算把兴禧海轮上的老轨[4](谢老轨)的电话给我爸爸了。爸爸和谢老轨联系后,谢老轨说坐飞机需要经过三个国家转机才能到中国,怕我在飞机上出意外,让我在大医院观察两天,再考虑回国看病的事。






北京时间7月8日凌晨
现在是哥国时间的上午,我一个人在医院接受体检。
体检结束了,华人医生跟我说,我的病情很严重,可能是大肠癌,需要马上做手术,不然可能有生命危险。我给爸爸通了一个国际电话,爸爸还不相信,怕因为语言障碍产生误解。怕我留什么后遗症,让我不要盲目做手术,等疼痛缓解了回国做。但华人医生说,不做手术不让上飞机。




北京时间7月8日上午10点
手术做完了,我从麻醉中醒来,四周很安静,星期天的晚上,医院里人很少。做的是清除肝部血液的手术,爸爸还问我是不是切除了肝、胃、肠,会不会以后留后患。我说没切除,只是清理血液。
手术排掉了我肝脏很多血,我想喝水,华人医生不让喝,我身体很虚弱。可想而知,爸爸妈妈知道我做手术之后有多担心,爸爸让我问华人医生渴了饿了怎么办?让我问昨天说的肠癌到底是谁说的,是不是胡说……
但是华人医生已经下班了,找不到人。爸爸让我先休息,我也真的需要休息了。










北京时间7月8日晚上10点
我想喝水……
爸爸说,我舅舅认识一个中国驻哥国大使馆的朋友,要来医院看我,让我问一下医生这家医院的名字,还有华人医生的电话。
现在是上午9点,我说去找一下。刚好来护士输液,我也看到了华人医生,知道了这里城市名字是san jose,是哥斯达黎加首都,医院名字是clinica biblica。华人医生姓伍。
伍医生和爸爸通了电话,但是伍医生说广东话,爸爸听不懂。
爸爸让我把船长的手机号码发给他,但是我没有船长的电话,我让他问鑫裕盛公司,他们会有船长的电话。爸爸说,谢老轨应该知道,他问谢老轨。
谢老轨也不知何时能安排我回国。爸爸问他,他说,要等星期一结果出来后才能安排回国的事。


















7月9日上午9点半
爸爸让马潇给我充了200元话费,让我通过人工台开通国际长途,方便联系。但是我觉得我可能要在这间病房里告别这个世界了。刚刚我便血。
我跟爸爸说,爸,你我缘分快尽了,请照顾好俺妈和马潇,只是我不希望人死在国外。
爸爸安慰我,让我别有压力,杜主管、谢老轨和护理联系了,手术后便血属于正常现象。
还是口渴的要命,问护理口渴怎么办,说让我忍着。
我要休息了。






北京时间7月9日下午5点
我跟爸爸说,这边治疗交流不方便,我想回国接受治疗。爸爸说,谢老轨说,要等周一出结果之后,才能确定何时回国。




北京时间7月10日凌晨4点
爸爸让我加杜主管微信,杜主管和伍医生联系更方便,让杜主管伍医生说,要求用最好的营养液、盐水、血浆。
爸爸让我跟杜主管说,让我爸爸或者妈妈来医院照顾我,让杜主管想办法办签证。




北京时间7月10日上午10点
杜主管给我发微信,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正在安排我回国的事情,但考虑到我病情的进展,要使用专用飞机,虽然不用转机,但也存在长途飞行过程的风险,要让我认可并签字。


北京时间7月12日 下午3点28
爸爸发微信:昂,为什么跟您联系不上啊?咋回事啊?


北京时间7月14号早晨
我爸爸妈妈还没办好来探望我的签证,就接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通知:马昂已经病逝!
再见,爸爸妈妈!再见,大海!再见!胃疼!
在北京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上,特别醒目的网页上写着一行大字:美丽一生从鑫裕盛开始。


而我的一生是在鑫裕盛结束的。
"小礼物走一走,来南京金友网支持我"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上一篇:再上央视!南京市六合防疫经验做法向全球播出!
下一篇:六合区一男子“白日闯”大胆行窃,被盗家中监控全程记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嗨!您好:
欢迎来到 南京金友网。
我的名字叫梦宝
很高兴能够为您服务!
如果已经注册【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请【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